• -
  • -
  • 免费

第2543章 仁义之主

数年不见,曾经稚嫩的董初瑶也犹如一朵盛放的花儿一般,气质多了几分成熟和内敛。看着快步走来的萧晋,她有些激动,也十分忐忑,想要逃跑,又实在舍不得错过被拥抱的机会,好在她深爱的男人并没有让她失望。

用力的相拥,深深的长吻,萧晋毫不掩饰自己的思念,很快,董初瑶就泪流满面。

“傻丫头,这一次不要再离开我了,好不好?”

董初瑶不知道是该点头还是摇头,眼神纠结且痛苦:“狗蛋哥,我……”

“什么都不用讲,我都知道。”用手指抵住姑娘的唇瓣儿,萧晋微笑,“而且,这一次我是说什么都不会再放你走了,谁来都不好使。”

言罢,他牵住董初瑶的手就像古堡正门走去。董初瑶回头看了看跟在后面的童鱼,得到了两道酸溜溜的眼神。

远处的夕阳已经有一半落入海平面之下,晚霞满天,古堡大厅里的就会还没有正式开始,衣着华丽的宾客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当萧晋走进来时,原本的喧闹瞬间变得落针可闻,所有的人都朝他投来注目礼,有的热切,有的审视,有的新奇,也有的不屑。当然其中也有熟人,比如摆渡者的传话人冯洋,看他的眼神中则满是恍然大悟后的了然。

萧晋对此通通视而不见,目不斜视的径直走到大厅中央,见有一名身穿燕尾服的中年人匆匆迎了过来,嘴角的笑容里变多了几分冷意。“老杜,你这身儿衣服可是更像一只杜宾了。”

中年人正是他曾分别在京城萧家和岛国见过的杜彬。

“少爷说笑了,先生正在楼上休息,很快就会下来,请您稍事等待。”

萧晋抬步就走向楼梯:“带我去见他。”

“少爷……”杜彬还想拦着,一看他杀气四溢的眼神,顿时打了个激灵,低下头乖乖在前面带路。

来到楼上,走过长长的走廊,杜彬推开一扇雕有金花的大门,冲里面鞠躬禀报道:“先生,少爷来了。”

“让他进来吧!”

里面传出这道沉稳厚重声音的同时,萧晋已经走进了大门。

这里是一间硕大的书房,天花板挑高不下六米,除了朝海的那面是一扇拱形的落地窗之外,几乎三面墙都是红木书架,上面更是堆满了书籍,没有半点空隙,就连墙角的地毯上都堆了半人高的书。

书房里一共有三个人,一个中年人,两名老人,中年人坐在办公桌后正在看一份文件,两名老人则分别站在桌前和中年人身后。

“小少爷!”中年人身后的老者率先对萧晋弯腰致意。

萧晋似乎有些意外,蹙眉问:“安爷爷,您这会儿不是应该在京城么?难道我爷爷也来了?”

安四海摇了摇头:“没有,是老爷让老奴过来伺候少爷的。”

萧晋眯了眯眼,视线越过那中年人,落在桌前的另外一名老人脸上,看清之后瞳孔便是一缩。因为这老人赫然正是他在杜彬给他看的那个视频中的白大褂老头儿,也就是匹诺曹的催眠师。

“你可是让我好找,今天终于见面了,你叫什么名字?”他冷冷的问。

“回少爷的话,”老人微微弯腰,态度恭敬,“我姓周,名叫周扶摇。”

萧晋大惊,继而便愤怒的冲了上去,一把揪住老头儿的衣领,咬着牙怒吼:“王八蛋!沛芹是你的女儿啊,你怎么能下得了狠心把她变成那副样子?”

周扶摇面色不变,镇定到冷漠的看着他说:“能够成为少爷的妻子,并为萧家诞下继承人,是她的荣幸,也是老奴的荣幸。”

一声老奴,揭示了他的身份,很明显,他与安四海一样,也是萧家的供奉。

“你该死!”这三个字是萧晋从齿缝里一个一个挤出来的。

“小明,别闹了。”办公桌后的中年人终于看完了文件,摘下花镜说,“沛芹的激活密钥只有周老一个人知道,从今往后,他也会忠心耿耿的服侍你,你的妻子仍然还是原来那个萧家大少奶奶,些许小事,就别揪着不放啦。”

萧晋脸皮狠狠抽搐了两下,松开周扶摇,转过脸,看着那中年人问:“您真的得了快死的不治之症吗,父亲大人!”

那中年人赫然正是他的亲生父亲,萧永萧延年!

点点头,萧永指指右边胸口下面的位置,微笑道:“肝癌,已经到了晚期,你爷爷说最多还剩两年。”

萧晋眼中流露出痛苦之色,握紧拳头问:“这一切……都是爷爷的主意吗?”

“不,只有小鱼儿是。”萧永摇头,“他最初的想法只是打磨你一下,但我觉得不够,这才又安排了思鼎去激怒你。”

“那囚龙村呢?”

“囚龙村确实是你爷爷发现的,不过当时他只认为那是一个适合建立秘密基地的地方,是我把它利用起来的。对了,那个总想嫁给你的小丫头梁二丫,她的父母也是我们的人,只是可惜出了事故,她的姐姐还没调教完成,而她也只是被注射过几次干扰心智意识的药物,可惜了。”

终于明白了梁二丫为什么会那么异于常人,原来也曾经是玩偶“原料”,只不过,幸也不幸,她的父母都死了。

想到这一点,萧晋心中的怒火瞬间达到顶点,但紧接着忽然又快速的平静下去,拉开桌对面的椅子坐下,翘着二郎腿又问:“那您先是突然激活沛芹让她伤人,今天又把我叫到这里来,是想做什么?觉得自己快死了要提前退位?还是怕我破坏你毁灭世界的计划,把我软禁在这儿?”

“二者都有吧!”萧永咳嗽了两声,口气一如既往的平淡,仿佛父子之间并不是在对质,而是和以前一样交流一般,“准备和设计了那么多,看着你一天天成长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不管你信不信,我都是深感欣慰和骄傲的,同时还有一点惋惜。

我知道,此时此刻,你依然打心眼儿里唾弃我的理念,如果让你做了马戏团的团长,虽然还会继续影响和改变世界,但肯定是正面的,具有积极意义的。

坦白说,我并不反对你的想法,甚至还很支持,你的性格是典型的仁义之主,不适合杀戮与征伐,所以,我把你叫到了这儿,并且准备把团长的位子和使命亲手交给你,只不过,你想真正行使团长的权力,还得再等上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