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免费

第673章 无耻到这个地步!

叶海伊捶了那男人一拳头,转身连围裙都懒得摘了,直接出了厨房。

客厅没看到刘老根两个孩子,她蹙了蹙眉,就见到刘老从楼上下来,还没等她问便主动解释,“两个孩子睡了。”

叶海伊不自然地笑笑,好在刘老也没再说什么,抽着旱烟去院子了。

她犹豫了两秒,穿上外套也出去了,院子里只有白女士跟琛安,站在鱼池边,白女士见到她惊喜地挥手,“小伊,快过来!”

叶海伊呼了口气,踩着柔软的棕皮短靴,凑过去瞥了眼,不过是鱼而已,有什么稀奇的。

“你看,那只巴西龟。”

巴西龟嘴里还咬着一条一指长的锦鲤,她挑了下眉,听到白女士说,“等回去了,在白苑也挖个鱼池。”

张琛安扔了橙子皮,“养乌龟还是养鱼呢?”

“当然是养乌龟咯。”

叶海伊绕过白女士,直接走到张琛安的身边,抬手抢过他剥好的橙子,掰开分一半给他,“这里我有印象。”

张琛安翻了白眼,心里道你当然有印象咯,跟刘开阳的孽缘说不定就是这里开始的。

“等我退休了,也找个农场,你们两个半年拖家带口来看我一次就成。”白女士看着远处,略带感慨地说,这两年经历这么多的风风雨雨,虽然说不上厌世,但确实觉得挺累的。

邵璟为着条跟叶海伊同款的花布围裙出来,就看到他们三个站在鱼池边,沉默地望着鱼池。

搞什么?他嘀咕了句,“嘿,吃饭了,别看了。”

叶海伊没什么胃口,坐那么久的飞机汽车,她现在什么都不想吃。

不仅是她,连琛安也不大愿意动。

但邵璟亲自做的,他们也不好不给面子。

“年糕太硬了,你胃吃得消吗?”叶海伊进来时轻轻地问。

邵璟只觉得一股暖流从心间淌过,抬手揉揉她脑袋,“当然没事,你老公棒棒哒。”

“要不你再煮碗面?”

邵璟嫌麻烦,“我少吃点,煮的没事。”

该提醒的提醒过了,他不停叶海伊就随他了。

刘老还没回来,他们盛好坐在餐桌边等着,大概过了三分钟,刘老就拎着一个菜篮回来了,里面装了几根红薯,“去转转,下次你们先吃就是了,不用等我。”

叶海伊伸手去接,被刘老躲过了,“脏,你赶快坐下,先吃饭。”

邵璟也示意大伙儿坐下,“先吃,再客气下去外公又要骂人了。”

都这么说了,琛安便第一次动筷,就是普通的水煮年糕,里面加了猪肉鸡蛋还有青菜,他却觉得异常地好吃,年糕软硬适中又嚼劲,米香味正浓,“姐夫,你的手艺都快赶上我姐了!”

叶海伊凉凉地扫了他一眼,决定再也不给这厮做东西了。

邵璟有些自得地勾了下唇角,觉得这个娇妻怎么爱都爱不够。

吃了午饭,张琛安跟白女士去旁边的别墅休息了,叶海伊也想去的,却被邵璟捉住了,“孩子不管了吗?”

叶海伊不明所以,“不是还有你吗?”

“我一个人带不了两个孩子。”

简直胡说八道!

“可是我累了,想睡会儿。”

“去楼上。”

叶海伊是拒绝的,她挺怕刘老的,不过邵璟根本不给她拒绝的机会,直接把人拽到了楼顶,微凉的空气打在脸上,叶海伊却有点恍惚,这里也很熟悉,这张玉床……

“晚上躺在看星星肯定很浪漫。”

邵璟笑,那笑容怎么看都不怀好意。

“过来。”

叶海伊回头,就看到邵璟自己躺在一张躺椅上,上面铺了层毯子,也不会觉得冷,却只能容纳一个人,要是她摇摇头,刚转过身,突然觉得身子一轻,至极而被带到了一个温暖的怀里。

她惊呼了声,还没反应过来,又是一阵摇晃,刚偏脑袋嘴唇突然擦过一阵冰冰软软的东西,她倏地睁大了眼,突然听到轻笑声,邵璟稍稍抬头,直接含住了她的唇……

她的手抵在那人的胸膛,拼命推搡着,却被抱得更紧了,那双手像是能点火,她开始看清男人的容颜,他俊逸的眉眼,他挺直的鼻梁。她闻到男人的气息,衣物上有阳光残留的味道,令人不由得想靠近。

邵璟比她也好不到哪去,唇齿间的柔软让他身体渐渐躁动,手覆在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柔软娇躯,感受着她傲人的曲线,越发加深了这个吻,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要她,吞了她,吃了她……理智却又让他百般小心地品尝……

“海伊,我想要你……”他的声音阴沉而又喑哑,带着压抑的情欲,还有莫名的愉悦,“好不好?”

当然不好!

可是那人也只是问问,压根没要答案的意思,灵活地手指已经向下,轻松地脱了那繁冗的外套。

“……不要。”她突然抓住了他的手,眼底氤氲着水汽,却坚定地摇头,“不要。”

邵璟定定地注视着她,只觉得心口渐渐冷却,身上的火也咻一声灭了,他把她的脑袋按到自己脖颈,慢慢平复,“真是个狠心的姑娘。”

叶海伊知道他此时肯定不好受,抬手缓缓环住他精壮的腰身,把脸贴到了胸膛,瓮声瓮气地说,“对不起……”

邵璟笑笑,“说什么对不起呢,这是你情我愿美好的事情,不是一项任务,你也不用觉得负担。”

叶海伊不说话,但被他抱着下楼,来到两个孩子睡觉的卧室,依然情绪不高。

她不是一个称职的妻子,她有病。

下午刘老真的找人杀羊了,叶海伊很累,在楼上抱着两个孩子睡,邵璟在身后拥住她,注视着那安静的睡颜,那压抑的欲望又要蠢蠢欲动了,他叹了口气,早知道就不逞能了,现在好了,根本压不下。

嗅着熟悉的味道,他也陷入一个黑甜的梦,梦中把怀里的人这样那样了,然后,他发现自己需要换一下裤子。

真TMD丢人啊,都一把年纪了,两字都生两了,邵璟觉得自己没脸面对叶海伊了,尤其是醒来后那副吞了苍蝇一样的表情。

“我起生理反应了,抱歉。”

这事还要说出来吗?叶海伊挺想装作没听到的,她不尴不尬地笑了下,“去洗手间解决吧。”

邵璟耳根确实红了,叶海伊给两个孩子换好尿不湿,他还没从里面出来,其实除了刚才那一瞬间的吃惊外,她早就接受了,“喂,孩子要洗脸,你好了没?”

邵璟打开了门,一把把人拽了进来,“海伊。帮帮我,出不来!”

这人竟能无耻到这个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