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免费

第674章 终于又吃到肉了

她不知道怀孕的时候他们有没有过,当时现在墨墨都四个月了,这男人至少当了半年的和尚,确实有点可怜。可是让她跟个不熟悉的人滚床单,确实有点挑战心理底线。

“那个,孩子都在外面……晚上,晚上好不好?”后面一句细弱蚊吟,可他还是听清楚了,狠狠地吻了吻她,那力道好像把她灵魂都给吸进去了,“海伊,你最好了,不过现在怎么办,我忍不了?”

叶海伊擦了把不存在的汗,感觉到身上的衣服在减少,微凉的触觉让她一阵哆嗦。

拒绝的话刚到嘴边,就直接被堵上了。邵璟把她抱到了洗漱台,仰着头亲吻她的唇,那愉悦的模样似乎还带着点虔诚,她尴尬的脚趾头都蜷缩缩着,直到那熟悉又陌生的痛楚传来,“忍一忍,很快你就会喜欢的。”

“不准说话!”

不让他说话,邵璟吻得更用力了,像是要把那半年多的苦行僧日子全都弥补回来……

到底是顾忌着两个孩子,他只要了一回。可一回就足够让叶海伊腿软无力的,被抱到浴缸里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就像脱了水的鱼,终于重回水了,“孩子……”她的嗓子有点哑,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甚至不敢直视那个化为狼的男人。

邵璟低头亲了亲她额头,“我出去,你洗快点,不然我帮你洗?”

叶海伊慌忙摇头,就听到邵璟笑着出去了。

但很快又进来了,她吓了大跳,就看到他光着上半身,擦了条毛巾打湿,“我能不能把这理解为你见到我很激动呢?”

“别闹,我听到墨墨哭了。”

肯定是饿了。邵璟先给谷谷擦了脸,把毛巾翻了面,又给墨墨擦脸,最后去冲了奶粉过来。

叶海伊已经从浴室出来了,身上还裹着浴巾,弱弱地说,“衣服都在行李箱里,行李箱在那边。”

“衣柜里有衣服。”

叶海伊不解地打开,果然看到一排的衣服,有的还挂着商标,“你买的?”

“以前买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连内衣都有,叶海伊真的要服了这个男人了,快速挑了一套冲进浴室换好,然后慢慢走到邵璟身边,“我来喂吧,你也进去洗洗。”他头发都还是湿的呢,刚才她不敢睁眼,但也能感觉到这男人有多么地卖力。

邵璟笑了下,两只奶瓶都见底了,在两娃娃的软软的脸蛋都亲了遍,又亲亲叶海伊才挑衣服进去。

她一走,叶海伊立马坐到床上,她太累了,体力还跟不上这个不久前做过手术的男人。

谷谷委屈哒哒地招手,“麻麻~~”

叶海伊把她抱到酸软的腿上,身边是吃饱喝足,吐着奶泡泡墨墨,邵璟出来见到的就是这个画面,每次见到他们在一块儿,那种温暖的感觉都能将他溺毙。

就像她说的一样,上天对他实在太好了。

叶海伊懒懒得叹了口气,“我没带药,刚才也没做措施,我真的怕……”

“你不会怀孕的,放心。”

“不是我的安全期。”大概是经过刚才那么亲密的事情,现在对这个大叔说任何话她偶读不觉得尴尬了,不过这事听让她担心的,已经有儿子有女儿了,虽然不是养不起,但她真的不想生了。

好想哭,她身材都没完全恢复呢。

邵璟在她旁边的位置坐下,揉揉她软乎乎的头发,“不会怀孕,以后我不会让你怀孕了,我……结扎了。”

“咳咳……”叶海伊直接被口水呛到,瞪大眼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个不符合她审美的老男人,“你疯了吗?!”

邵璟把人按到怀里,声音闷闷地,“所以你不能不要我,你要是不要我,就没人要我了。”

“可是刚才明明……”

“傻,”邵璟真的想把这个小脑袋给撬开,装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显然是忘了刚才是谁先提起的,“那里面没有精子的,两个月前做的手术。就是做了措施也不能百分百保险,可是海伊,我舍不得让你再怀孕了。”

叶海伊承认,这一刻她是感动的,与情爱无关,一个男人能为她做到这个份上,不可能没有感情的。

“对不起,其实我可以吃药的……”想想一个大男人结扎了,真的有点伤自尊。

邵璟却毫不在意,“挺好的,这样随时随地都能要你了,吃药伤身体,这样最好。反正我们有谷谷跟墨墨了,我这辈子很圆满。”

“那万一你再婚,岂不是……好好好,我不说,你别瞪我,我就是开玩笑的。”

邵璟狠狠地咬了下她的唇,“这种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好好好,我错了,老公你别生气好不好?”这声老公叫得毫无压力,可话一出嘴,她也怔住了,邵璟愣了两秒,轻柔地把人带到怀里,“海伊,我好久没听你叫老公了,多叫几声,乖。”

叶海伊推了推他胸膛,直接从他怀里出来,“才不要咧,等下该吃饭了。”

话音刚落,就听到了敲门声,张琛安敲得可使劲了,“喂,吃饭了,做坏事也得等到晚上吧?”

叶海伊尴尬的摸摸鼻子,邵璟倒是神色如常,把谷谷抱了起来,先去开门了,叶海伊只好抱着墨墨,一开门,张琛安的目光在他们两人身上逡巡,最后露出一个了然地笑容,“哎呦喂,这是守得云开见月明咯?”

“这种滋味你这个二十三岁的单身狗是不明白的。”邵璟直接讽了回去,叶海仪噗嗤笑了出来,“琛安,你也该找个对象了。”

“切,”他把谷谷抱了过去,“我就是还没遇到,不然像我这样的人,要什么样的姑娘没有?”

“可事实是你还没有。”

张琛安觉得自己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他姐姐不爱他,他姐夫不爱他。亲亲谷谷的小脸蛋,“还是谷谷好啊,心疼舅舅。”

谷谷咯咯地笑了,环着他的脖子不松手。

“我来抱,你累了。”

她哪里累了,明明才一层楼的距离好么?叶海伊对着邵璟那戏谑的目光,渐渐地懂了……脸唰的红了。

“小伊,你热吗?怎么连这么烫。”白女士也不知道是真的不清楚还是故意的,大大咧咧地说出来,叶海伊双手捂脸,就看到邵璟面不改色地说,“刚睡醒,大概是空调开高了。”

白女士哦了声,刘老的烤全羊造句上桌了,叶海伊吸吸鼻子,真的好香啊。

谷谷坐在宝宝椅上,眼巴巴地望着桌上的菜,张琛安这个吃货却是个好舅舅,从里面端来一碗稠稠的瘦肉蔬菜粥,“谷谷是自己吃呢,还是舅舅喂?”

“自己吃~~”谷谷立马奶声奶气地回答。

张琛安也就由着她了,邵璟坐在谷谷的另一边,看着她吃力地用勺子勺温度正合适的粥送到嘴里,笑了笑,包了个卷饼先放到刘老的碗里,“外公,您辛苦了。”

“少来。”虽然这么说,刘老还是眉开眼笑地吃了。

邵璟包了第二个给白女士,这个没加辣椒,酱也不多,“妈,谢谢您回来陪我们一起过年。”

“今年辛苦你了,我也该说谢谢。”要是以前白女士对邵璟还有几分不满意的话,现在绝对是百分之二百的满意,越是有能力的人越变态,邵璟这样实属罕见的了。

第三个到叶海伊的盘子里,“老婆,我爱你。”

张琛安早就听不下去了,搓搓手臂,“唉呀妈呀,吃个饭还要这么腻歪。”然后嘴巴直接被塞了一个卷饼,“琛安,谢谢。”

他没有朋友了,但他有一个家,外公健在,岳母慈善和蔼,小舅子理智护短,妻子贤惠漂亮,儿女双全。他这一生,得到的比好多人都要多,没什么好遗憾的了。

叶海伊在收到白女士N个眼神后,也包了个丑丑的放到邵璟碗里,想说点什么的,可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吃吧。”这语气就像给宠物喂粮。

张琛安直接笑喷,刘老也哈哈得笑了。

还有两天才大年三十,他们却提早吃到了团圆饭。

叶海伊难得吃得比较多,谷谷吃得到处都是,可大伙都没说,由着她自己吃完,还给她添了碗蛋羹,其实谷谷的食物很简单,因为还小,叶海伊也不让她吃零食,但好在是个好养的,虽然馋,却不挑食。

“我去一个老朋友那儿,他进医院了,怕是不大好,大概明天下午才回来,你们想吃什么自己弄,都自便。农产里除了帮忙打理的农门,就三个保镖了,都是跟了我很久的人,有事你们打那个电话。”

邵璟点点头,这个年纪最怕生离死别了,特别还是在过年的时候。

刘老先走了,他刚出门,就看到张家几个保镖进来,恭敬地鞠躬,他微微颔首,“进去吃饭吧,你们也随意,不用太拘束。”

如果熟悉了,刘老真的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他活了这个岁数了,什么人都见过,邵璟的事情他也只是叮嘱了番,并没有要替他出头的意思。

但是,顾家怕是不长久了。

白女士见人进来,立马招呼他们坐下,一共五个人,还亲自去厨房拿了碗筷出来,“你们有口福了,刘老的烤全羊,味道一绝!”

几个人笑了笑,也不觉得拘谨,自己动手大快朵颐起来。

叶海伊用询问的目光看向张琛安,他收到了,却只是笑笑,并未解释太多,她便没再问。

谷谷吃了饭想要出去玩,邵璟只好抱她出去,叶海伊其实吃饱了的,但也不好先离席,毕竟这几个人是璧髓的肱骨之臣呢。

白女士抱着墨墨进卫生间了,叶海伊夹了一筷子的羊肚慢慢地吃着,张琛安虽然吃了不少,但就觉得不会饿一般。

知道佑金先放下筷子,“安殿下,事情差不多了。”

叶海伊不解地看看他又看看琛安,“什么事?”

“顾家的。你就别管了。”

“……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