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免费

第675章 如狼似虎

叶海伊很快就知道到底是什么事了,电视机开着,里面的新闻正在播顾家的事,顾允的父亲落马,甚至连顾允几年前肇事逃逸的事情都被挖了出来,顾家,是彻底倒了。

她突然想到独自一人在墨西哥的邵汐。不管他们说什么,都不肯再回A市,甚至申请了非洲援助,最后走上跟刘开阳一样的路。

叶海伊看了会儿就去厨房了,谷谷被琛安带到那边房子了,墨墨在楼上睡觉,小楼的客厅就剩她跟邵璟两人,想到中午的事情还有些尴尬。

“累不累?”

“嗯?”她不解地抬头,手里那着跟玉米棒子,这是陪着刘老的一个老师傅烤的,她晚饭吃了不少,却嘴馋,所以拿了一个慢慢播着啃着。邵璟抓过她手里的玉米,自己咬了口,夸张的说,“好吃。”

叶海伊看着他刚才咬过的地方,默默地转了圈,继续掰他没咬过的地方玉米粒。

她的小动作没逃过邵少法眼,在她身边坐下,不由分说地把人抱到怀里,“嫌弃我的口水?”

叶海伊垂着眼帘不敢接话,偏偏落到邵璟的眼里就是默认了的意思。

“我的口说你吃的还少吗?”

她一窘,狠狠地瞪了他眼,玉米也不想吃了。

“谷谷不在,也没有外人,我们温习一下下午的功课。”

这人还真的什么都敢说,叶海伊挣扎了下,想从他怀里出来,偏偏邵璟两只大掌把人扣得死死地,“海伊,不要拒绝我好不好?”

她白天还因为这个男人结扎而心疼,现在却巴不得他直接阉割了,真不懂他怎么就那么热衷于那事。

邵璟继续用毛茸茸的脑袋蹭啊蹭,像一只求偶的大犬,“好不好嘛~~”

“不好,我要休息。这事……半个月一次。”

邵璟差点被她这话噎死,他正值壮年,又茹素已久,别说半月一次,就是一天一次也未必够啊。

所以说,这种事情就不能征询她的意见,反正最后半推半就也会从的。

想明白了,叶海伊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直接被这男人放到肩膀扛了起来,大步朝楼上走,叶海伊拼命地捶他的背,“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啊……啊!我跟你拼了!”

她都二十好几的人了,还被打屁股,真的恨不得跟这个男人拼命!

邵璟笑笑,当真把她放了下来,叶海伊直接摔到柔软的床上,挣扎想要爬起来,突然被一个坚硬炽热的胸膛压着,硬是压回了床上,“不用不好意思,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她沉下脸,目光直直得回视着这个男人,“我很累。”

这个借口她一天能说上好几遍,明明什么都没做,可她就是说累,三个字挡住了他求欢的所有借口。

“可我想做。”

快过年了,叶海伊真的不想跟他吵架,或许别人会觉得她矫情,毕竟都是夫妻,这是在正常不过的,可对她来说,这就是一个陌生的男人。哪怕她知道他们之间所有的事情,可她依然只是个旁观者。

一次不愉快的经历就够了,她不想因为这个男人委屈自己。

“我不喜欢,一点都不。”

邵璟笑了笑,覆到她耳边,去亲她的耳垂,含在嘴里吮吸着,叶海伊一阵颤栗,身子不由得柔软了下来,“你可以提个条件,我答应你,以后我们就像正常的夫妻一样好吗?”

一个条件?正常的夫妻?

她脑袋晕乎乎的,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说了什么,只记得邵璟愣怔了两秒,然后说了个好。

她就被再次抱了起来,身上只穿了件薄薄的羊毛衫,下面是短裙丝袜,突然被抱到阳台,她冻得一阵哆嗦,“你疯了!?”

“等下就热了。”这男人如是说。

他可是做出了牺牲了,以后可不能常见到了,这回还不要变本加厉的讨回来!

叶海伊被他放在那张名贵的玉床上,她敢发誓,这男人绝对不是心血来潮!

“这算不算天为被地为床的苟合?”男人邪魅地笑了,竟然还有力气说话,叶海伊只觉得身子都被他撞散了,这力道可比白天那场还要激烈,她倦倦得你这眼头顶是璀璨的星空。

看星星很浪漫,在星星下欢爱却需要很好的体力,这男人就像初尝情事的毛头小子,不知餍足。

情到深处,他会抱着她,轻轻的喃呢,“海伊,海伊……”不知疲倦地叫着她的名字,那温柔地可以滴出水来的眸子,倒映着她欢愉的模样。

就这样吧,她晕晕沉沉地想,他这么喜欢,就陪陪他吧。

接下来的事情她没有多少印象,到了后面完全是本能地配合,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停的,当时没有力气的她大概直接睡了。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在卧室的大床上,她撑着软绵绵的胳膊起身,“喂……”

一张嘴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哑的可怕,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宝贝儿,你醒了。”邵璟把人抱了起来,直接抱她到浴室洗漱。

被伺候地无一处不妥帖的叶海伊暗暗想,男人床上得到了满足,床下就会做小伏低。

“几点了?”她喝了半杯温水,觉得好受些了,全身使不上劲,又累又饿,还要担心着两个孩子。

“下午两点,我去给你端饭。”

叶海伊直挺挺地把头埋到被子里,她真的不想活了,琛安该笑掉牙了。

邵璟端了个托盘进来,像是看出了她心中所想,笑了笑,“琛安那个单身狗不会懂得。”

“求你别说了……”

“好好好,我不说,我们吃饭。”

竟然是蚕豆饭,里面加了瘦肉跟芋头,做法很简单,却格外地香。叶海伊吃了两口,都快溺毙在这豆子的香味里了,终于抽空问起孩子的事情。

“孩子给妈跟琛安带到农场去了,外面是个大晴天,转专业好。”

她点点头,伸手想要自己吃,邵璟躲了下,“我喂你,别生气了,就当给我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叶海伊差点被米饭噎到,却忍不住问,“你觉得做那事很愉快吗?”

这话问的很直白,叶海伊也不知道跟眼前的男人还有什么可害羞的。

邵璟温温地笑着,“跟心爱的人做这事很甜蜜,就像到了天堂。”

叶海伊在一次折服在这男人的厚颜无耻里,心道一句不要脸,便不敢再问了。

吃了两碗饭,她也觉得舒服了些,邵璟打开衣柜,替她挑了套白色的高领羊毛衫,外面是粉色的尼大衣,黑色丝袜外加过膝长筒靴,“收拾下,我们等系A区叶家。”

叶海伊啊了声,眨巴眨眼,“为什么?”

“你不想去?”邵璟反问。

叶海伊摇摇头,既然回A市了,叶家她是一定要去的,只是她想不出这男人如此热衷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