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免费

第678章 大结局

刘老看了她眼,叶海伊被他看得莫名其妙,却又不敢问,刘老把火播的旺旺的,“我就是心疼这门技艺,很辛苦,但我找了五六年,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苗子

。墨墨现在还小,做父母的没有不心疼自己孩子的,所以,你们考虑下?”

虽然说你们,但这话是对着叶海伊说的。她笑容僵了僵,咬了咬下唇,“外公,我怕墨墨还小,没有定性。”

“人心都是偏的,我教别的孩子可能没多少耐心,但是墨墨不一样,我肯定耐心再耐心的,不管怎样,这门手艺断在我的手里可惜了,我也会找几个跟墨墨差不多大的孩子一块学,两周岁就开始,先熟悉玉石。”

叶海伊被堵得无话可说,只能把目光投向白女士。

白女士假借喝水并未看她,叶海伊失望地低下头,只听到那男人沉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墨墨还小,不能自己做主,但你是默默地母亲,能先替他做决定,不管你的决定是什么,我都支持。”

她愣怔了片刻,随即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那先让墨墨跟外公学着,要是以后墨墨不喜欢……外公能不能到时候尊重墨墨的决定。”

刘老捋着胡子点头,这门手艺很辛苦,但他却能保证墨墨会喜欢上。

希望自己能活得久一些。

年夜饭的菜肴很快就上来了,刘老邵璟还有叶海伊,个人都做了一样菜,就连白女士也进去做了份拔丝地瓜,张琛安很想露一手的,但在N次失败后,谁都不敢让他继续待在厨房了。

剩下的全都是刘老请来的大厨承包的。

很丰盛的一顿饭,摆了整整一大圆桌,叶海伊给白晴去了个电话,貌似他们那儿也很热闹,“小伊,叫谷谷过来亲我一口!”

叶海伊翻了白眼,但还是把手机对象谷谷,谷谷其实很忙,手上抓着菜,嘴巴脏兮兮的,抽空了叫了声,“姨姨~~”

“真乖,谷谷以后给姨姨做儿媳妇好不好?”

叶海伊翻了个白眼,就知道白晴是个不着调的,没回见到谷谷都要说一通。

可她一点都不好看姐弟恋好么?!

见叶海伊不高兴了,白晴立马岔开话题,“小伊,你那边好热闹,我也想过来。”

“少来,你那边不一样吗?”

白晴在心底叹了口气,这两种热闹能一样吗?原本以为生了孩子两家的关系会缓和些,结果她果然太天真,话里话外都是说就一个孩子太孤单了啊最好再有个女人就儿女双全啦……

放屁!

她能耐她干嘛不自己生?吕灏连个亲兄弟姐妹都没有,生一个她就胖了这么多,要是继续生下去,还不丑成熊样?那吕灏是真的有借口到外面找女人了。

叶海伊想了想,低声把邵璟结扎的事情给说了出来,白晴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微妙,连吕灏叫她都没听到,“小伊。邵少对你妥妥地真爱啊!”

“我是觉得你要是不想在生的话……”

“吕灏不是邵少,他做不到的。”白晴淡淡地打断她后面的话,似乎叹了口气,“小伊,叶沭北这个老婆跟我也认识的,你说现在的男人是不是都喜欢那种装可怜装柔弱的白莲花?”

“不全是吧,总有人眼睛不瞎的。”

叶海伊淡淡地说,心里却是认同的。无论男人成功与否,大多数都喜欢女人是自己的附庸品,想苏冷涵那样长得好看又柔弱的,很容易引起男人的保护欲。

“白白,我们首先是自己,才是别人的妻子。古人都说以色侍人不能长久,我也觉得大嫂不错,你看看我们三个人,能不能策划个项目,干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呢?!”

白晴嗤笑了声,确实得到了安慰了,“好了,新年快乐,我明天过来玩。”

她默默地放下手机,一回头差点被身后的男人吓一跳,惊魂未定地呼了口气,“你怎么上来了,爸妈都在下面呢。”

“白白,我们谈谈。”

“如果是生二胎的话,面谈,吕灏,你不值得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放低底线。”

吕灏苦涩地笑笑,抬手想要揉揉她的脑袋,却被躲过了。他怔怔得收回手,“不会,你不想做的事情,我不会勉强你,有二宝我就很知足了。”

白晴意味不明地扫了他一眼,先下楼了。

**

邵璟喝了不少酒,叶海伊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把这男人扛回卧室,因为要照顾邵璟,白女士跟琛安直接把两个孩子带到那边睡了。

她脱力地坐在床上,嫌弃地斜了眼床上的人,“喂,你最好不是装死!”

去厨房端了杯蜂蜜水出来,正好跟刘老打了个照面,他也喝了几杯,面庞红彤彤的,“辛苦你了海伊。”

叶海伊不好意思地笑笑,“应该的。”

转头一开门,问道那股酸臭的味道,脸色便阴沉地不能再阴沉了,那呕吐声还一个劲地往耳朵里钻,她咬牙切齿地看着伏在床边狂吐不止的男人,“你就不能去卫生间吗?”

邵璟这回真的喝了不少,一直一起来他强迫着自己冷静在冷静,海伊不认识自己了,两个孩子有那么小,他不能任性不能倒下。

可是他也是人啊,也会觉得累,难得能放开来喝,甚至不顾叶海伊的叮嘱。

“你就作吧,就你那胃,”叶海伊气得口不择言了,拎着他的脖子把人按到床上,又去浴室拿了热毛巾出来,“要不要洗澡?”

臭气熏天的,这个房间她是一秒钟都不想再呆了。

邵璟摇摇头,微微眯着猩红的眸子,“你不能嫌弃我~~”

她嫌弃地都快吐了好吗?

强压下心里的厌恶感,偏过头给他擦了把脸,还好床还是干干净净的,又去洗手间拿了拖把出来,一共拖了十遍的地,这还不算,用空气喷雾把室内都喷了遍,才有精力管床上的人。

重新端了杯蜂蜜水上来,“先把这个喝了。”

邵璟懒洋洋地靠在她的胸前,还蹭了蹭,“你喂我。”

“不在喂了吗?”她没什么好气,实在是累了,结果这男人依然不依不饶,非要嘴对嘴喂。

老实说,叶海伊是嫌弃的。

所以掐着他的下巴,直接给灌了进去,脖子围了毛巾,也不用担心打湿被子。

“你要是乖乖地,就少受罪了不是吗?”她啪啪的拍着那张俊脸,叹了口气,这张脸真是越看越不舒服了。

还要帮他把鞋子脱了,还有外套,衬衫要不要脱呢?

她犹豫了两秒,还是把床上的男人剥地只剩下条裤衩,完事后她就累得不想说话了,要不是这小楼里没有客房,她真的不想跟一个醉鬼待在同一个房间。

不过这个醉鬼需要人照顾。

“算我上辈子欠你的好了!”

她从床上爬起来,想去浴室洗个澡,刚才折腾了那么一通,她也出了一身的汗。

放到床头的手机突然响了,叶海伊以为是白晴的新年短信,其他人群发的早就给她屏蔽了,结果点开一眼,瞳孔猛然一缩,手机直接砸到了床头柜,一声脆脆的响声。

她仿若猛然惊醒,不可思议地转过头,死死地盯着床上的人,目光变得狠戾而又拒绝。

桌上的手机还亮着灯,上面赫然是条展开的短信:你丈夫就是邵璟

六个字,像是一把钥匙,赫然放出了她心里莫名地恨意与最深的厌恶。

她僵硬的转身出去,在回到房间,手里却多了一把水果刀,可被子底下的那人却浑然未知,睡得深沉。

心里始终有一个声音叫嚣着:杀了他。杀了邵璟,杀了他……她被鼓动着,缓缓地朝床边走去,每一步都走走得极为小心又缓慢,她的手在哆嗦,脑袋空白一片,除了要了那男人的命,她想不到其它。

就像是受到了极大的蛊惑,她突然掀开被子,对着男人那满眼震惊的眸子,手中的那把水果刀刺了下去,成功见到男人眸子里深沉的痛楚,她却得到了极大的快感和满足,随即陷入无法自已的悲伤里,她哆嗦着嘴唇,轻轻地唤了声,“邵璟……”

孟让松开到,睁大眼盯着自己手上还温热的鲜血,这是邵璟的鲜血,她孩子的父亲,她的丈夫,她最爱的男人的血……她简直不敢相信,身子直挺挺地坐到了地上,门突然被撞开,刘老看了眼坐在地上,像是丢失了魂魄一样的孙媳妇,还有床上不断挣扎着的外孙,立马让身后的保镖叫救护车……

接下来就像过了一个世纪一般的漫长。

叶海伊出现在医院的病房门口,白女士轻轻地揽了下她的肩膀,“没事的小伊,这不是你的错,邵璟不会怪你的。”

她愣愣地看了眼病房,医生说伤口不深,而且没切中要害,只需要养个把月就成了。

可对叶海伊来说,这几乎是要了她的命啊!那感觉还赫然在目,粘稠的,温热的感觉,她甚至不敢去想……

“姐,姐夫让你进去。”

病房门一开,叶海伊扭头就要走,却比张琛安抓住了胳膊,“进去看看,姐夫一醒来就问你。”

她咬着唇,脸色是病态的苍白,身上还装着昨晚的大红色毛线衫,越发显得苍白无力。

犹豫好一会儿,她还是选择进去,“邵璟,对不起……”看到病床上那个虚弱的男人,她的泪水就止不住的流,“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对不起……”

“海伊,你听我说,这跟你没关系,那短信是我让人发的,医生说只有这样强烈的刺激才能让你尽快地康复,海伊,我忍不了了,我受不了你明明在我身边却像陌生人一样,要说对不去的人,应该是我。”

叶海伊缓缓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个男人,“真的吗?”

“对不起,你原谅我好不好?”

她迟疑了两秒,缓慢又坚定地点头,邵璟毕竟吃了那么大的苦,就是被骗一下也没关系了。

邵璟朝她招招手,她便乖乖地蹲在病床前,感受着那温暖的大手抚过她的脑袋,温柔而又安定,“海伊,我们一辈子都不分开了好吗?”

叶海伊点点头,定定地注视着他的眼睛,像是宣誓一般,“一辈子也不分开,我们。”

邵璟笑笑,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危险地眯起了眼,顾允,别怪我没给过你机会。

【作者题外话】:《金牌前妻》完结啦,撒花撒花,小姊妹们文荒的话,就看看七芬的新文嘛《首席老公用力爱》,不一样的故事,一样的精彩呦~~也帮忙收藏一下下吧~~爱大家么么么